“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美人赠我错金莲纹刀,我回赠美人青玉蝴蝶杯,既是交换两个人的信物,又把这段关系上升到了家族联姻的高度嘿嘿嘿。

至于路远莫致,那是不重要的细节,双十一先把狗粮撒起来。


连续四年每到光棍节都会如期想起四愁诗。我真不知它究竟是甜蜜的狗粮还是单身狗合该共饮的苦酒。

09 Nov 2017

“长谷部君行事雷厉风行,万物莫能阻之,一如利刃压切之势,不如就叫压切吧?哈哈。”

 
29 Oct 2017

  这次一定要走。

  翻出了今年四月底写给长谷部的东西。当时一直戏称他主厨从不叫名字,还笑骂过他脸黑,但我终究口是心非。现在想来,彼将离时,眼泪浸得我眼红脸麻,所以到底没舍得。但离别书却是写下了。他忠君的做派在我看来颇具古风,本身年代也算久远,于是用了文言。


                                            与长谷部书

  承蒙抬爱久矣,感激涕零,诚惶诚恐,奈何次元壁阻隔,无以回报分毫,今又当远行,故托烛台切、宗三代余以滴水报涌泉,望君友之。

  遥想初见,余尝讥主厨曰痴昧可笑。噫!竖子安知丹心可鉴之理耶?世事不可料,同处兼旬不足,耳濡君言,目染君行,余之痴昧可笑,或已逾十倍哉?

  自任审神者来,并肩杀敌过万。忆往昔,亦矜亦恨。矜者,君素身先士卒,残局补刀,索敌无差,以打刀之身共太刀戮力,千战无一败绩;恨者,重伤仍强颜,修复犹推辞,如斯待余,无以为报。初,二锻既得君,实乃大幸。某何德何能受此恩典!或有赞曰:“夫压切长谷部,食打刀之俸,履太刀之职,可携胁差之兵,堪比短刀之速。其容姿近五花,其苦心甚主公。是刀也,无愧国宝,盖亦巨沼之主耳。”

  昨夜忽梦君之初至,落英缤纷,浅笑逸然。悲夫!古来赏心乐时皆如白驹过隙。此番一去,未知归期,然吾等使命无二,有诗蔽之,“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劳君勿念,诚然“有别必怨有怨必盈”,亦也“又岂在朝朝暮暮”。

  共勉!



 
27 Oct 2017

大包平真是素直和傲娇相结合的矛盾体啊。

 
21 Oct 2017

成亲王行楷《雪赋和月赋》

这几天重温元戏剧和明清小说(我才不会说是西厢记和金瓶梅)又感受到了六朝的好。汉朝的大赋固然诘屈聱牙,元戏剧和明清小说包括唐传奇在某些地方又因受众考虑描写过于直白。六朝的小赋却清新隽永,就算也有艳情,直白亦是为了感情的释出,感情到位了,连接下来的说理都那么动人。雪赋最后歌和乱真是怎么读都不倦。

  

  

  

  

  

  

  

  

  

  

  

  

  

  

  

  

  

  

  

  

来源:chengyi606

 
21 Oct 2017

|  碎觉觉啦!  |

\帮伦家关下灯 /
  ̄ ̄ ̄ ̄∨ ̄
   ∧ ∧  
| ̄ ̄( ´Д`) ̄|
|\⌒⌒⌒⌒⌒⌒\
|  \⌒⌒⌒⌒⌒⌒\
\ |⌒⌒⌒⌒⌒⌒⌒|
  \|________|

 
21 Oct 2017

【吐槽】长船派和新刀大般若长光

真是被恶心到了,看来滤镜只要厚到一定程度,就跟假睡的人一样怎么都叫不醒的。大般若明明正经又从容,与主人的互动亲昵又点到为止,三木的声音、嗨嗨的笑和放置时想喝一杯都很素直爽朗,居然还有那么多人把他往牛郎和妈妈上面靠,真是X了狗了我X。本体很美,依它过去的经历和现在的地位,付丧神自己也合该爱美,非要说成是夜店牛郎,合着您眼中凡穿西装的美男都是牛郎;勤俭节约就是呼应他本刀那高昂的六百贯价格的,非要说成是勤俭持家的好妈妈??!!

我去你妈的长船派都是牛郎和老妈子!!!!!!你玩二设也得看人好吗???人家爱艺术品用爱追求美好事物的一设你是眼瞎了看不到,还是觉得你瞎拉的二设比一设还高??!!!!

拜托搞清楚爱下厨和好面子重仪表乃至nili烛的牛郎风都是伊达特色,要跟长船派有交集也是烛台切一个,想波及整个长船派,nili烛的脸是有多大???!!!

小豆小龙烛台切我不管,但是大般若是我从本体就开始关注的,直到他化为人形,模样都跟我预想的一般无二。这样一把刀,身价地位和历史又都清清楚楚摆在那里,人设也明明白白,决不能忍人在不了解它历史,甚至语音都没听过连人设都没全搞明白的情况下跟风,把他往无论是与刀本体还是与付丧神本人都毫无关系、又有争议的两个二设上推。

对于那些只会跟风连长船家辈分都搞不清楚根本说不上爱的,我送您们六百个^_^凸

19 Oct 2017

突然想起包数珠可以这样表示,此刻只恨不能赋词一首蝶恋花。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31 Aug 2017

开了一个比天大的脑洞,动笔之前大概需要把去年十一月份到现在每天的共同关注都看一遍。

 
04 Jul 2017
© 雪曜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